南溟北辰.

主刷叶黄,不会写文,十八线瞎打字型选手。

一个段子

“对这这样一张脸,怎么开的了口说不…”

难得不需要加班,准备按时下班的李泽言一打开朋友圈就跳出了这条来自悠然的动态,还配了照片。虽然没有露脸,但李泽言一眼就能认出那只捏着薯片的手属于谁——除了某位大明星,其他人好像也不会这么热衷于零食了。

小混蛋又背着我跑出去玩。李泽言摘下办公时才会使用的眼镜随手放在一边,头疼地揉了揉眉心。

清脆的敲门声响起,李泽言头也没抬,还以为是魏谦又送来了什么临时要处理的文件,便随口回了句进来。可惜好像今天格外的清闲,敲门声带来的不是西装革履的总裁秘书和繁重公务,而是——全副武装的周棋洛。

“你怎么来了?”李泽言锁了屏幕将手机搁在一边,从办公桌前站起身来不紧不慢走过去,伸手摘了周棋洛的帽子。

他面上向来没什么表情,悠然私下里常常和周棋洛悄悄吐槽过他是扑克脸。李泽言从不会把心里的想法显露出来,比如现在他正在想的是,难不成他的evol已经从控制时间变成了心想事成。

周棋洛当然看不出这些复杂的内心活动,他急急忙忙摘下了口罩和墨镜揣进背包,扑过去搭住了李泽言的肩膀,晶亮的眼眸目不转睛直视着他,一开口声音里却带了点委屈:“我好不容易从经纪人那讨到一个假期,兴高采烈跑去souvenir结果没开门,只好来找老板讨布丁啦。”

李泽言垂眸回望他,表情仍然没什么变化,眼神里却多了几分柔和。周棋洛长得好看,是个讨喜的长相,谁看了都会心生好感。偏偏他瞳色又蓝得纯粹,更显得他眼神清澈。

此刻那双湛蓝的眼睛里闪着期待的亮光,一眨不眨地盯着李泽言,比起盛夏的阳光也丝毫不逊色,不动声色炙烤着他。

李泽言叹了口气,终于忍不住伸手揉了一把小太阳金色的头发,“帽子收好,跟我一起去停车场。”

毫不意外地抬手接住欢呼着扑进怀里的周棋洛,他不动声色的表情终于在周棋洛看不到的时候起了一丝变化,眉梢眼角尽是温柔的笑意。

悠然说的没错,对这这样一张脸,怎么开的了口说不呢。

评论(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