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溟北辰.

主刷叶黄,不会写文,十八线瞎打字型选手。

摸鱼段子不需要标题

假如发现过于ooc请骂我,爱你们。





如果有人在三个小时之前告诉周棋洛,看起来天不怕地不怕的扑克脸李总裁有轻微恐高的症状,就是打死周棋洛他也不会相信的,甚至还会附赠来自大明星的一长串哈哈哈。


但是现在……周棋洛看着刚跟自己从海盗船上下来被吓到脸色苍白的李泽言,担心的同时又极力忍住大笑的冲动,一边将掌心贴在李泽言的背上缓慢的来回抚摸一边软下声音来哄劝这位怕高的“儿童”:“好了好了不怕了啊,我们现在已经重新着陆了,没事了没事了……”


被当成儿童的李泽言抿紧了薄唇一言不发地揉了揉发紧的眉心,好一会儿才从失重的眩晕感里脱离出来。他瞥了一眼正在卖力扮演幼儿园阿姨的周棋洛,唇角几乎不可见地向上挑了挑,“想笑就笑吧,不用忍着。”


周棋洛像是得了许可一般突然笑出声来,随后毫不意外地收获了来自男朋友的蔑视:“噗嗤……有些人表面上遇到神仙都敢怼一怼,想不到背地里连海盗船都不敢坐啊?李总,你老实说,以前不肯陪我来游乐园,是不是因为这个啊?”


“多大的人了,还玩这种幼稚的东西。”总算恢复了一些活力的李泽言叹了口气将大明星的帽檐压得更低了些,“还想玩什么,我去替你排队。”


“还能玩什么啊,再玩下去我都觉得我是在家暴了。”周棋洛抬手握住他的手腕顺势将他的手臂抱在怀里安抚似的拍了拍,声音里是难以掩饰的揶揄和笑意。“今天的游乐园约会活动到此结束啦,下一个步骤该是烛光晚餐了,不知道Souvenir今天开不开门啊——”


平日里在舞台上抱着吉他随手一扫便能撩拨无数少女心弦的带着薄茧的手指如今灵巧的顺着李泽言的指缝游移,同他的爱人那双连骨节都透着一丝不苟的手严丝合缝地贴近又扣紧。


不苟言笑的扑克脸面具终于裂开,李泽言垂下眼睛,带着颇为温柔的笑意看向周棋洛,收了收掌心将他的手再扣紧了些,牵着他一同放进自己的风衣口袋里。


他并没有答话,但周棋洛已经读懂了他的眼神,此刻不管不顾地一边被牵制着一边在李泽言身边开心的蹦来跳去。


“老板,我今天可以点菜吗?可不可以嘛!我也算半个老板吧!我没有特权的吗?”


“…别闹。”


“那我今天半夜就在你们公司网站首页写……”


“…想吃什么?”


天色渐暗,灯火通明的游乐园里,没有人注意到他们牵着手缓慢踱着步离场,看起来和游乐园里其他的普通情侣并没有什么区别。


——————————————————————
写给一个去游乐园坐刺激项目时表面上稳如老狗实际内心已经在尖叫骂街的朋友🌚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