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溟北辰.

主刷叶黄,不会写文,十八线瞎打字型选手。

一个智障段子

非常智障,ooc,看个乐就好,认真你就输啦,么么哒。


------------------------------------------------------------------------








黄少天最近接到了一个非常严峻的任务:接表妹放学回家。

原本他还不大愿意,用他的话来说,“好歹我也是个全明星选手吧,我的粉丝这么多,万一被堵在学校门口要签名怎么办?”

但很快他的顾虑便被彻底打消——小学生好像并不太喜欢玩荣耀。虽然只去了一个星期,但他发现,这个年纪的小朋友好像相比起游戏来,更喜欢讨论门口小卖部里的哪种辣条好吃,哪种汽水更便宜。不到一个星期,黄少天已经快要把门口小卖部的价目表背下来了。

某天下午,小姑娘蹦蹦跳跳的从校园里跑出来,手里还拿着一个方方正正的盒子。黄少天视力好,一下看清了盒子的长相,伸手就抢了回来,“诶,小小年纪不学好,老老实实交代,从哪买的烟?”

小姑娘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少天哥哥,你好土啊,这不是烟,是糖呀。”

黄少天这才把盒子凑到眼前仔细看了看,这才看见万宝路标志下边的一行小字:果味硬糖。黄少天挠了挠头,干咳一声给自己挽尊,“糖也不行,糖吃多了会蛀牙的。这包糖哥哥没收了!下次给你买别的好吃的。”

小姑娘眼看着黄少天把那包刚开了封的糖揣进口袋里,小脸上写满了不开心,嘴里念念叨叨的跟着黄少天上了车:“什么呀,明明是自己嘴馋…”

好不容易把小姑娘送回家里,黄少天揣着这包“假烟”回了家,心里转着无数种恶搞的主意。一打开门,果然房间里又是烟雾缭绕,叶修咬着根烟卷忙着指挥副本,匆匆抬头看了一眼就又将注意力转回屏幕上。

黄少天溜溜达达走过去,靠在电脑桌旁边,顺手将糖盒压在原本的烟盒上,抱着胳膊看他指挥一群手忙脚乱的网游玩家对着一个低级副本的boss疯狂乱砍。“过气退役前职业选手已经沦落到要跑到公会里去带新手副本了吗?太可怜了,要不要跳槽蓝雨啊。”

“是啊,这不是来投奔你了,少天大大养我啊。”叶修笑了笑瞟他一眼,顺着他意思往下说,手上仍然很有节奏的敲着键盘,“刚好烟抽完了,帮我点一根呗。”

“说的好像你自己没有手一样,我不在你就不点烟了?”黄少天假装嗤之以鼻,指尖从糖盒里捻出一根细长的糖棍,将做成烟嘴样子的部分递到叶修唇边。

叶修看也没看,张嘴就将那根糖咬住了叼在嘴里,含含糊糊的继续指挥黄少天,“这不是忙着呢,打火机在烟盒旁边。”

黄少天看着他一脸认真的模样,心里简直要笑翻了天,面上却还是忍着笑意演戏:“老叶啊,你不觉得今天的烟有点奇怪吗?是不是你买错了啊。”

“…”叶修刚想随口答一句没觉得,却忽然皱了皱眉头满脸纠结的将话咽了回去,“别闹,你这给我塞了个什么?”

黄少天终于忍不住放声笑出来,笑的几乎要直不起腰,一边笑一边将那个白色的高仿万宝路包装盒塞进他手里,“叫你不专心,连我给你塞了什么都不知道,我说你可别是个傻子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叶修颇为无奈看了眼手里的小纸盒,对着耳麦随口安排了几句,便将那根黄少天塞过来的糖含进口中三两下咬成几段,把几乎笑瘫的黄少天拉起来拽进怀里,捏着下巴贴上去把那块碎成几块的糖给黄少天塞了回去。

黄少天瞪着眼睛支支吾吾张牙舞爪的挣扎,可惜还是反抗不过,苦着脸接过了那几块带着烟味的糖块含含糊糊地吐槽:“…明明怪你自己不认真看,怎么还要反过来报复我,太过分了……”

彻底放弃指挥副本任由那些新手自生自灭的叶修意味不明地笑了笑,重新拿了根真正的烟点燃了夹在手里,指尖凑过去在黄少天笑的发红的脸颊上轻轻捏了几下。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