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溟北辰.

主刷叶黄,不会写文,十八线瞎打字型选手。

【叶黄】灼灼其华

私设流武侠,很可能跟传统武侠设定不一样(根本也看不出武侠)..双向暗恋设定,没有在一起。

自娱自乐,有bug不要喷我。


---------------------------------------------------------------------------

 

兴欣院子里有一丛桃林。


每到阳春三月,院内的桃花挨挨挤挤开在树上,顶着嫩黄的蕊探出头来,远远望去似晚霞落在院内般灿烂。


叶修在来到兴欣之前从没在嘉世的院内看到过这边的风景,尽管两座院落只隔了半条街。不过那时的叶修,恐怕也没有赏花的闲情逸致——这位昔日的天下第一光是每日应付掉来自门派的追杀便要耗费大量心力,哪有闲心同现在一样坐在树下品茶赏花?


叶修漫不经心有一搭没一搭的抽着手里的长烟袋,时不时向门口瞟上几眼,似乎是在等待什么人的到来。虽是等待,但却显得并不焦急,好像认定了等的人一定会到。


“喂,老叶,亏你消失以后我还担心了好久,没想到你就是每天坐在这抽烟喝茶,好清闲啊!你都不知道,我跟师兄两个人最近都要忙死了。说吧叫我来干嘛啊?”没过多久,院门外迅速闪进来一个敏捷的身影,看得出轻功用的炉火纯青,三两步便从院门口蹿至叶修面前,颈上围着条颇为宽厚的方巾,还戴着顶斗笠,将面容完全遮掩住,声音却从厚重布料内透着挡不住的清亮。


“呵呵,我这不是想念剑圣了。”叶修低低笑了声,不紧不慢的将烟袋搁在石桌上,“跟喻文州两个人在忙什么啊,连见我都顾不上了?”


“滚滚滚,说的好像我很稀罕来见你一样。你这信里写的这么严重,说你都快死了,这不是还好好的吗,比我过得还快活呢。”来者见四下无人才不情不愿摘下了斗笠和方巾,重重遮掩下赫然是剑圣黄少天年轻的面孔。他将用来伪装的道具悉数甩到一边,一屁股坐在对面的石凳上抢了叶修的茶盏便牛饮起来,“说起来,这又是哪啊,你临时借住的宅子?离嘉世这么近,不怕接着被找麻烦啊。”


“怕什么,这不有你嘛。”叶修也不拦他,看着黄少天将杯盏里的春茶一饮而尽,不知从哪又变出一枚精致小巧的茶盏,斟满了茶水也推到黄少天面前。


“.…..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们可是敌人!你这么信任我,不怕我转手就把你的消息卖给嘉世?”黄少天抬手蹭了蹭润湿的嘴角,撇撇嘴面露不屑。


“你先看看在谁的地盘再说吧。”叶修知道他只是嘴上说说,真要有人向他讨要自己的消息,黄少天怕是要第一个跳起来将人砍翻。“实话跟你说吧,我叫你来就是叫你做人质的。”


叶修话音未落便见黄少天放下茶盏,一把抓起桌上的烟袋威胁般对他怒目而视,“你说什么?谁要在你这当人质啊?我靠,我警告你啊你识相的话就赶紧放我回去,我们可是敌人懂吗?我跟你说,你不放我回去我就把你烟袋掰断。”


“跟你开玩笑的。”叶修叹了口气,终于起身走上前去一手握着烟袋杆,另一手搭在年轻的剑圣肩上安抚似的拍了拍,“能消气了吗,剑圣先生?”


这动作对朋友来说显得有些过分亲密了,看起来更像是叶修借势将黄少天整个人揽在怀里一般,但黄少天似乎并没有任何抵触的情绪,叶修也就得寸进尺,真的伸臂一揽搂住黄少天。


意料之外的,黄少天也就这么安静下来,任他将手里的“烟袋质”又原样不动的劫了回去,这才嘟囔着平静下来,“叶神倒是潇洒,说走就走,天下第一的名声都可以不要,我差点以为你…!”话说到这里便戛然而止,他抬手蹭了蹭鼻尖,换了个新的话题,“...你会重新回来的吧?”


“那是当然。”叶修冲他挑眉笑了笑,随手捡了被黄少天随意丢在一旁的斗笠扣在人被阳光镀上金边的浅色发顶上,“走了,还需要你帮忙呢。”


“我靠,你果然就是找我当苦力的,我堂堂剑圣还要来给人打杂,不许说出去啊!……”


黄少天嘴上骂骂咧咧,却还是戴好了斗笠随着叶修一同迈出了小院的门。剑圣清亮又聒噪的声音随着二人紧挨着的背影渐渐远去,而灼灼的桃花还随着春风在枝头跳跃着,等待着他们一同归来。


End

 

 

脑洞来自百度的桃花话语:爱情的俘虏,这个寓意有一点戳,于是强扯一篇文出来。

评论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