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溟北辰.

主刷叶黄,不会写文,十八线瞎打字型选手。

摸鱼段子不需要标题

假如发现过于ooc请骂我,爱你们。





如果有人在三个小时之前告诉周棋洛,看起来天不怕地不怕的扑克脸李总裁有轻微恐高的症状,就是打死周棋洛他也不会相信的,甚至还会附赠来自大明星的一长串哈哈哈。


但是现在……周棋洛看着刚跟自己从海盗船上下来被吓到脸色苍白的李泽言,担心的同时又极力忍住大笑的冲动,一边将掌心贴在李泽言的背上缓慢的来回抚摸一边软下声音来哄劝这位怕高的“儿童”:“好了好了不怕了啊,我们现在已经重新着陆了,没事了没事了……”


被当成儿童的李泽言抿紧了薄唇一言不发地揉了揉发紧的眉心,好一会儿才从失重的眩晕感里脱离出来。他瞥了一眼正在卖力扮演幼儿园阿姨的周棋洛,唇角几乎不可见地向上挑了挑,“想笑就笑吧,不用忍着。”


周棋洛像是得了许可一般突然笑出声来,随后毫不意外地收获了来自男朋友的蔑视:“噗嗤……有些人表面上遇到神仙都敢怼一怼,想不到背地里连海盗船都不敢坐啊?李总,你老实说,以前不肯陪我来游乐园,是不是因为这个啊?”


“多大的人了,还玩这种幼稚的东西。”总算恢复了一些活力的李泽言叹了口气将大明星的帽檐压得更低了些,“还想玩什么,我去替你排队。”


“还能玩什么啊,再玩下去我都觉得我是在家暴了。”周棋洛抬手握住他的手腕顺势将他的手臂抱在怀里安抚似的拍了拍,声音里是难以掩饰的揶揄和笑意。“今天的游乐园约会活动到此结束啦,下一个步骤该是烛光晚餐了,不知道Souvenir今天开不开门啊——”


平日里在舞台上抱着吉他随手一扫便能撩拨无数少女心弦的带着薄茧的手指如今灵巧的顺着李泽言的指缝游移,同他的爱人那双连骨节都透着一丝不苟的手严丝合缝地贴近又扣紧。


不苟言笑的扑克脸面具终于裂开,李泽言垂下眼睛,带着颇为温柔的笑意看向周棋洛,收了收掌心将他的手再扣紧了些,牵着他一同放进自己的风衣口袋里。


他并没有答话,但周棋洛已经读懂了他的眼神,此刻不管不顾地一边被牵制着一边在李泽言身边开心的蹦来跳去。


“老板,我今天可以点菜吗?可不可以嘛!我也算半个老板吧!我没有特权的吗?”


“…别闹。”


“那我今天半夜就在你们公司网站首页写……”


“…想吃什么?”


天色渐暗,灯火通明的游乐园里,没有人注意到他们牵着手缓慢踱着步离场,看起来和游乐园里其他的普通情侣并没有什么区别。


——————————————————————
写给一个去游乐园坐刺激项目时表面上稳如老狗实际内心已经在尖叫骂街的朋友🌚

一个段子

“对这这样一张脸,怎么开的了口说不…”

难得不需要加班,准备按时下班的李泽言一打开朋友圈就跳出了这条来自悠然的动态,还配了照片。虽然没有露脸,但李泽言一眼就能认出那只捏着薯片的手属于谁——除了某位大明星,其他人好像也不会这么热衷于零食了。

小混蛋又背着我跑出去玩。李泽言摘下办公时才会使用的眼镜随手放在一边,头疼地揉了揉眉心。

清脆的敲门声响起,李泽言头也没抬,还以为是魏谦又送来了什么临时要处理的文件,便随口回了句进来。可惜好像今天格外的清闲,敲门声带来的不是西装革履的总裁秘书和繁重公务,而是——全副武装的周棋洛。

“你怎么来了?”李泽言锁了屏幕将手机搁在一边,从办公桌前站起身来不紧不慢走过去,伸手摘了周棋洛的帽子。

他面上向来没什么表情,悠然私下里常常和周棋洛悄悄吐槽过他是扑克脸。李泽言从不会把心里的想法显露出来,比如现在他正在想的是,难不成他的evol已经从控制时间变成了心想事成。

周棋洛当然看不出这些复杂的内心活动,他急急忙忙摘下了口罩和墨镜揣进背包,扑过去搭住了李泽言的肩膀,晶亮的眼眸目不转睛直视着他,一开口声音里却带了点委屈:“我好不容易从经纪人那讨到一个假期,兴高采烈跑去souvenir结果没开门,只好来找老板讨布丁啦。”

李泽言垂眸回望他,表情仍然没什么变化,眼神里却多了几分柔和。周棋洛长得好看,是个讨喜的长相,谁看了都会心生好感。偏偏他瞳色又蓝得纯粹,更显得他眼神清澈。

此刻那双湛蓝的眼睛里闪着期待的亮光,一眨不眨地盯着李泽言,比起盛夏的阳光也丝毫不逊色,不动声色炙烤着他。

李泽言叹了口气,终于忍不住伸手揉了一把小太阳金色的头发,“帽子收好,跟我一起去停车场。”

毫不意外地抬手接住欢呼着扑进怀里的周棋洛,他不动声色的表情终于在周棋洛看不到的时候起了一丝变化,眉梢眼角尽是温柔的笑意。

悠然说的没错,对这这样一张脸,怎么开的了口说不呢。

一个智障段子

非常智障,ooc,看个乐就好,认真你就输啦,么么哒。


------------------------------------------------------------------------








黄少天最近接到了一个非常严峻的任务:接表妹放学回家。

原本他还不大愿意,用他的话来说,“好歹我也是个全明星选手吧,我的粉丝这么多,万一被堵在学校门口要签名怎么办?”

但很快他的顾虑便被彻底打消——小学生好像并不太喜欢玩荣耀。虽然只去了一个星期,但他发现,这个年纪的小朋友好像相比起游戏来,更喜欢讨论门口小卖部里的哪种辣条好吃,哪种汽水更便宜。不到一个星期,黄少天已经快要把门口小卖部的价目表背下来了。

某天下午,小姑娘蹦蹦跳跳的从校园里跑出来,手里还拿着一个方方正正的盒子。黄少天视力好,一下看清了盒子的长相,伸手就抢了回来,“诶,小小年纪不学好,老老实实交代,从哪买的烟?”

小姑娘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少天哥哥,你好土啊,这不是烟,是糖呀。”

黄少天这才把盒子凑到眼前仔细看了看,这才看见万宝路标志下边的一行小字:果味硬糖。黄少天挠了挠头,干咳一声给自己挽尊,“糖也不行,糖吃多了会蛀牙的。这包糖哥哥没收了!下次给你买别的好吃的。”

小姑娘眼看着黄少天把那包刚开了封的糖揣进口袋里,小脸上写满了不开心,嘴里念念叨叨的跟着黄少天上了车:“什么呀,明明是自己嘴馋…”

好不容易把小姑娘送回家里,黄少天揣着这包“假烟”回了家,心里转着无数种恶搞的主意。一打开门,果然房间里又是烟雾缭绕,叶修咬着根烟卷忙着指挥副本,匆匆抬头看了一眼就又将注意力转回屏幕上。

黄少天溜溜达达走过去,靠在电脑桌旁边,顺手将糖盒压在原本的烟盒上,抱着胳膊看他指挥一群手忙脚乱的网游玩家对着一个低级副本的boss疯狂乱砍。“过气退役前职业选手已经沦落到要跑到公会里去带新手副本了吗?太可怜了,要不要跳槽蓝雨啊。”

“是啊,这不是来投奔你了,少天大大养我啊。”叶修笑了笑瞟他一眼,顺着他意思往下说,手上仍然很有节奏的敲着键盘,“刚好烟抽完了,帮我点一根呗。”

“说的好像你自己没有手一样,我不在你就不点烟了?”黄少天假装嗤之以鼻,指尖从糖盒里捻出一根细长的糖棍,将做成烟嘴样子的部分递到叶修唇边。

叶修看也没看,张嘴就将那根糖咬住了叼在嘴里,含含糊糊的继续指挥黄少天,“这不是忙着呢,打火机在烟盒旁边。”

黄少天看着他一脸认真的模样,心里简直要笑翻了天,面上却还是忍着笑意演戏:“老叶啊,你不觉得今天的烟有点奇怪吗?是不是你买错了啊。”

“…”叶修刚想随口答一句没觉得,却忽然皱了皱眉头满脸纠结的将话咽了回去,“别闹,你这给我塞了个什么?”

黄少天终于忍不住放声笑出来,笑的几乎要直不起腰,一边笑一边将那个白色的高仿万宝路包装盒塞进他手里,“叫你不专心,连我给你塞了什么都不知道,我说你可别是个傻子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叶修颇为无奈看了眼手里的小纸盒,对着耳麦随口安排了几句,便将那根黄少天塞过来的糖含进口中三两下咬成几段,把几乎笑瘫的黄少天拉起来拽进怀里,捏着下巴贴上去把那块碎成几块的糖给黄少天塞了回去。

黄少天瞪着眼睛支支吾吾张牙舞爪的挣扎,可惜还是反抗不过,苦着脸接过了那几块带着烟味的糖块含含糊糊地吐槽:“…明明怪你自己不认真看,怎么还要反过来报复我,太过分了……”

彻底放弃指挥副本任由那些新手自生自灭的叶修意味不明地笑了笑,重新拿了根真正的烟点燃了夹在手里,指尖凑过去在黄少天笑的发红的脸颊上轻轻捏了几下。

【叶黄】灼灼其华

私设流武侠,很可能跟传统武侠设定不一样(根本也看不出武侠)..双向暗恋设定,没有在一起。

自娱自乐,有bug不要喷我。


---------------------------------------------------------------------------

 

兴欣院子里有一丛桃林。


每到阳春三月,院内的桃花挨挨挤挤开在树上,顶着嫩黄的蕊探出头来,远远望去似晚霞落在院内般灿烂。


叶修在来到兴欣之前从没在嘉世的院内看到过这边的风景,尽管两座院落只隔了半条街。不过那时的叶修,恐怕也没有赏花的闲情逸致——这位昔日的天下第一光是每日应付掉来自门派的追杀便要耗费大量心力,哪有闲心同现在一样坐在树下品茶赏花?


叶修漫不经心有一搭没一搭的抽着手里的长烟袋,时不时向门口瞟上几眼,似乎是在等待什么人的到来。虽是等待,但却显得并不焦急,好像认定了等的人一定会到。


“喂,老叶,亏你消失以后我还担心了好久,没想到你就是每天坐在这抽烟喝茶,好清闲啊!你都不知道,我跟师兄两个人最近都要忙死了。说吧叫我来干嘛啊?”没过多久,院门外迅速闪进来一个敏捷的身影,看得出轻功用的炉火纯青,三两步便从院门口蹿至叶修面前,颈上围着条颇为宽厚的方巾,还戴着顶斗笠,将面容完全遮掩住,声音却从厚重布料内透着挡不住的清亮。


“呵呵,我这不是想念剑圣了。”叶修低低笑了声,不紧不慢的将烟袋搁在石桌上,“跟喻文州两个人在忙什么啊,连见我都顾不上了?”


“滚滚滚,说的好像我很稀罕来见你一样。你这信里写的这么严重,说你都快死了,这不是还好好的吗,比我过得还快活呢。”来者见四下无人才不情不愿摘下了斗笠和方巾,重重遮掩下赫然是剑圣黄少天年轻的面孔。他将用来伪装的道具悉数甩到一边,一屁股坐在对面的石凳上抢了叶修的茶盏便牛饮起来,“说起来,这又是哪啊,你临时借住的宅子?离嘉世这么近,不怕接着被找麻烦啊。”


“怕什么,这不有你嘛。”叶修也不拦他,看着黄少天将杯盏里的春茶一饮而尽,不知从哪又变出一枚精致小巧的茶盏,斟满了茶水也推到黄少天面前。


“.…..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们可是敌人!你这么信任我,不怕我转手就把你的消息卖给嘉世?”黄少天抬手蹭了蹭润湿的嘴角,撇撇嘴面露不屑。


“你先看看在谁的地盘再说吧。”叶修知道他只是嘴上说说,真要有人向他讨要自己的消息,黄少天怕是要第一个跳起来将人砍翻。“实话跟你说吧,我叫你来就是叫你做人质的。”


叶修话音未落便见黄少天放下茶盏,一把抓起桌上的烟袋威胁般对他怒目而视,“你说什么?谁要在你这当人质啊?我靠,我警告你啊你识相的话就赶紧放我回去,我们可是敌人懂吗?我跟你说,你不放我回去我就把你烟袋掰断。”


“跟你开玩笑的。”叶修叹了口气,终于起身走上前去一手握着烟袋杆,另一手搭在年轻的剑圣肩上安抚似的拍了拍,“能消气了吗,剑圣先生?”


这动作对朋友来说显得有些过分亲密了,看起来更像是叶修借势将黄少天整个人揽在怀里一般,但黄少天似乎并没有任何抵触的情绪,叶修也就得寸进尺,真的伸臂一揽搂住黄少天。


意料之外的,黄少天也就这么安静下来,任他将手里的“烟袋质”又原样不动的劫了回去,这才嘟囔着平静下来,“叶神倒是潇洒,说走就走,天下第一的名声都可以不要,我差点以为你…!”话说到这里便戛然而止,他抬手蹭了蹭鼻尖,换了个新的话题,“...你会重新回来的吧?”


“那是当然。”叶修冲他挑眉笑了笑,随手捡了被黄少天随意丢在一旁的斗笠扣在人被阳光镀上金边的浅色发顶上,“走了,还需要你帮忙呢。”


“我靠,你果然就是找我当苦力的,我堂堂剑圣还要来给人打杂,不许说出去啊!……”


黄少天嘴上骂骂咧咧,却还是戴好了斗笠随着叶修一同迈出了小院的门。剑圣清亮又聒噪的声音随着二人紧挨着的背影渐渐远去,而灼灼的桃花还随着春风在枝头跳跃着,等待着他们一同归来。


End

 

 

脑洞来自百度的桃花话语:爱情的俘虏,这个寓意有一点戳,于是强扯一篇文出来。

【叶黄】叶神精通两种语言-1

北方人想尬粤语真的好难啊,此处感谢基友 @衣更太太 的粤语支持。

原梗来自 @Coccccccccus 太太的脑洞


向基友和太太谢罪,拖了好久总算记得发上来...罪过罪过。


人物属于蝴蝶蓝,脑洞属于太太,ooc属于我。吐槽我可以,不要吐槽叶黄,他们是无辜的(。)



1.
叶修最近遇到了些小麻烦。
 
说是小麻烦,算起来可能要在斗神大大生活中遇到的麻烦里排进前三名——他发现自己暗中盯了几年的小话痨,对他抱有非常大的意见。
 
叶神在荣耀里叱咤风云十几年,面对喜欢的人却束手无策,他能想到的追人手段无非就是一次又一次耍贱耍无赖以博取一点对方的注意,可惜此种非常直男的小伎俩似乎并不奏效,每次都被那人用一串难以听懂又语速极快的方言攻击,尽管那些长篇大论里偶尔会冒出一两句语义明确的普通话,但这对于叶修来说毫无用处,该听不懂的还是听不懂。
 
说是无法理解,但是每次收到的消息都是长段长段的语音,尽管不明白,语气里的恼火总不会骗人。
 
“他不会真的很讨厌我吧。”偶尔叶修难得没有通宵在网游里搅和的时候也会趁着凌晨夜色正浓的时候闪过这样一个很恋爱脑的疑惑,但是往往还不等他细想就已经沉沉睡去,一觉醒来后还是该打游戏打游戏,该耍嘴皮子耍嘴皮子。 
 
2. 
夏休期结束后的第一个周五的傍晚,刚结束训练的黄少天就迅速地溜回宿舍火速插卡上线。几分钟前,被他用签名和限量手办收买的许博远背着喻文州偷偷给他发了消息:“黄少,野图又刷新了,你等下要过来吗?”
 
送到手边的怪岂有不刷的道理?不转不是中国人,不对,不去不是黄少天。
 
说起来其实蓝溪阁并不是真的就抢不过别家公会,蓝雨也没有穷到每个野图掉的材料都必须得抢,但是毕竟材料这种东西多一个也不嫌多,况且大部分时候野图刷新的时间都还比较友好,因此喻文州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假装不知道黄少天去网游里给自家公会作弊,于是大部分时候蓝溪阁的队伍里都会有一个风格十分明显的小剑客混迹其中增加存在感,至于为什么——就当做是剑圣比较喜欢凑热闹吧。 
 
3. 
鉴于每次黄少天的小号都会迅速被发现然后被其他公会的人群殴致死埋复活点,这次他决定忍耐一下,不出声也不打字,装作自己只是一个冷酷的过路剑客。
 
前半程的时候黄少天的伪装非常成功,带队的蓝桥春雪几乎以为他偶像今天失声了,或者是麦坏掉了,竟然一点声音都没有。虽然黄少天忍住了没有说话,但这并不代表他不会打游戏了,为了掩盖自己的踪迹他甚至小心翼翼一板一眼地假装自己只是一个普通高玩,丝毫不敢炫技。
 
在他悄无声息的帮助下,蓝溪阁众人都以为这次的野图又是十拿九稳了,可惜这种自信仅仅持续到boss半血以前。 
叶修当年在第十区是怎么起家的?坑蒙拐骗抢野图。这种见者有份的怪,怎么可能少得了目前已经退休在家无所事事只剩打游戏的叶神。
 
一开始有怪必抢只不过是因为兴欣需要启动资金,而现在则是因为他在近期摸出了规律,大部分时候蓝溪阁的队伍里都会有一个不停刷屏叽叽呱呱的小剑客,每次都是不同的ID,但这么明显的操作风格,说认不出来简直是对黄少天本人的侮辱。
 
对小剑客抱有那么一点特殊想法的叶修自然不会错过这么好的机会,每次都会分出一队人专门把黄少天埋复活点。他今天本来是一边在队伍最后排划水一边等着黄少天自己跳出来,结果眼看boss都要没了这小话痨英勇的身影也没有蹦出来。叶修有点怀疑是不是今天他没有跟着蓝溪阁一起来,但是经验告诉他不可能。
 
叶修今天开的小号是一个不太起眼的骑士,抢仇恨的一把好手。他想了想,给团队下了指令,带着兴欣的一拨人一通骚操作,赶在boss红血之前成功把原本稳稳挂在蓝溪阁头上的仇恨抢了过来。
 
这下哪怕黄少天再傻也知道这是出自谁的手笔,登时打开语音冲上去就准备开打,“我靠你要不要脸,躲到现在才跑出来拉仇恨,当我们都是给你免费打工的啊?”
 
“呵呵,你不也是一直躲着。”屏幕那边的叶修听起来心情很好,声音有点含糊不清,似乎还叼着烟,漫不经心的随口敷衍着回应一句。
 
“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们每次都要把我抓出来打我需要憋到现在吗?一群人打我一个丢不丢人,不愧是你的粉,都跟你学的没下限。”黄少天愤怒地反驳,朝着叶修不断丢出一个又一个技能,连敲键盘的手劲都大了些。
 
“你一个职业的来跟劳苦大众抢材料,劳苦大众当然得把你打死泄愤了。”叶修低笑了一声悄悄把自己也划分在“劳苦大众”里边,特意操作着骑士往后边闪了闪躲开剑客的追杀。
 
“说的好像你不是职业的一样,不就是退役了吗装什么普通玩家啊,切瓜砍菜好玩吗?有那个时间不如给天哥当会陪练好吧!”黄少天不以为意,听起来还是那副被撩炸了的老样子,手底下却悄悄操作着小剑客朝着对面骑士偷偷摸过去准备来个突然袭击。
 
可惜他没料到人家本来就没打算好好抢怪,焦点一直在他的小剑客身上,还没等他凑近多少就被那人抓了个正着,当即被对面指挥过来的小分队死死拦在半路上进退不得。
 
黄少天看着屏幕上角色朝着天空的灰暗视角,不由得恼火的拍了拍桌子。 
 
4. 
尽管剑圣在比赛里可以操作夜雨声烦一挑三,但是在网游里哪怕他再厉害也做不到单挑一个二十几人还带着奶妈的小团队,更何况他今天还提前交代过自家公会不要特意奶他,该怎么抢就怎么抢,因此现在他只能躺在冰冷的地上火冒三丈。
 
叶修见小剑客已经GG得意地挑了挑眉,将页面切换到聊天窗口,很快便收到了来自黄少天的语音文字双重攻击。他暗自叹了口气,粗略地扫过那些大段的文字,直接点开那条长达两分钟的语音。
 
“我真系发鸡盲睇啱你宜种人啊,一日到黑都唔知系都做紧D乜嘢,点解我要比你搞成咁啊,成日追住你跑黎跑去,你系咩料啊,啊?我堂堂一个蓝雨剑圣,有边次系比人玩成咁噶?憨翻啦!真系激死我了,睇啱边个唔好居然睇啱一个咁嘅猥琐佬!”
 
语音播放到一分半的时候忽然没了声音,但屏幕上却显示仍然在播放。叶修的房间靠近角落,又是自己单独一间,因此他的房间相比起其他房间来更显得僻静一些,黄少天的声音刚响起来的时候显得有些吵,但忽然断开的瞬间整个房间突然重回寂静又让叶修有些不习惯,但是直到进度条从一分半走到两分钟语音结束,黄少天的声音都没有再响起来。
 
本来按照叶修的直男脑回路,他最应该想到的是黄少天的麦坏了,或者只是说完了之后忘记点发送造成的bug并不再深究,但今天他却忽然觉得这段沉默显得很突兀,并且应该还有什么其他的含义。
 
他和往常一样只回复了一句“呵呵”就关上了对话框,咬着没抽完的烟起身去敲隔壁苏沐橙的房门。 
 
5
叶修来的似乎不是时候,苏沐橙打开房门的时候漂亮的眼睛红肿着,脸颊上还有未干的泪痕,手里抱着一包用了一半的抽纸,好像正在看什么虐恋情深的电视剧。她看到叶修立刻抹了抹眼泪,尽量打起精神来:“怎么了,果果要我们开会吗?”
 
“不是老板娘,我有点事需要你帮忙。”叶修干咳两声抬手蹭了蹭鼻尖,犹豫着开口,“你懂G市方言吗?”
 
苏沐橙立刻明白过来,“黄少又给你语音轰炸吗?”
 
职业联盟里跟叶修联系密切的G市人不多,除去蓝雨的正副队之外再找不出第三个,而喻文州联系叶修也肯定不会特意跟他这个北方糙汉讲天书一样的方言,这样算下来会让叶修有这种困扰的也就只剩下黄少天了。
 
但是叶修是什么人,会在意这种细枝末节的小事,还不是因为过于上心。
 
苏沐橙顿时破涕为笑,还带着浓重鼻音的声音里带着藏不住的揶揄:“这么久了才觉得有哪里不对啊?明撕暗秀就算了,假期都不放过我。”
 
不等叶修回话,小姑娘便狡黠地眨了眨眼将他推出房门,“想知道他说什么自己去问嘛,我又不是G市人。”
 
初步计划宣告失败,叶修看着眼前关上的房门,捏着快要燃尽的烟头苦恼的挠了挠头发。 
 
6. 
黄少天足够聪明也足够小心,他们的聊天记录里文字消息并不多,仅有的几大段文字也无非就是无关痛痒的吐槽,只剩下几条或长或短甚至有些已经过期无法打开的语音消息横在消息记录里。叶修周围并没有能真正明白G市话的人,而他也不能转发语音消息给另一个他熟识的G市土著——就算能转发,他也不认为喻文州会“出卖”黄少天。
 
想到这里,叶修有些不是滋味地抿了抿嘴唇,回到房间将已经熄灭的烟头按在烟灰缸里捻了几下,坐回电脑前重新打开对话框。
 
黄少天对于他的那句呵呵显然有很大的意见,叽里呱啦的又发了几条十秒不到的语音,这次的语音倒没有难为叶修,还是黄少天那听起来很凶的G市普通话,吐槽叶修嘲讽成这样怎么还没被打。
 
「你刚说的这都是什么,现在提倡普通话懂吗」叶修简单粗暴,准备直接询问。
 
那边回复的很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你听不懂,不明白就对了,骂你的话能让你听懂吗,这叫来自剑圣的智商碾压!」
 
「呵呵,我怎么知道你是在骂我还是在夸我?」
 
「我靠你少在那不要脸了好吗,谁会夸你啊,你有见我夸过你吗?要夸也是夸我们队长好不好,谁管你啊」
 
「老魏前几天才跟我说过他徒弟刚出道的时候特别崇拜我来着。」
 
「谁说你是我偶像了!!!别听老鬼瞎编!!!不可能!!!!!!」
 
一串感叹号非常醒目的横在屏幕上,叶修看着这行感叹号忍不住笑出来,仿佛小话痨正在他眼前炸毛跳脚一样。他又是只回复了一句呵呵就不紧不慢地关掉社交软件迅速下线,心里冒出来一个算不上套路的套路。

“Cause I'm a pilot anywhere.”

把我的宇宙给你。

【高亮】麻烦各位,关于撤销超话的一次努力

MoLuo:

真想爆粗……


一个正直的退圈小号:



不要瞎搞事。。。真特么




薄荷_我把心给了雨彦:







全力支持
希望大家都清醒一点








凝魄:















虽然可能也不一定有什么用但是努力一把吧

真的手滑一时爽收拾烂摊子火葬场

希望傻逼自己去剁手吧mmp
















笔头伊达政喵参上:































拜托大家了!!!拜托拜托!!!
































跑路小分队:































































首先声明,非常抱歉占用tag,事出有因,此条为二位,为胖雨粉。因为一些原因,胖雨超级话题的申请人已经过百,达到要求,将在1-3个工作日内开通。通过电话微博客服,我们了解到,大家现在能做的除了不点开搜索、不要关注、不去发帖之外,还有最后的机会通过申诉撤销话题。反馈对象是微博话题的在线客服“超话小秘书”。(主页链接见评论)因为有可能收到自动回复,但小秘书比较忙碌,稍后可能会进行人工服务。所以需要各位耐心再和小秘书进行沟通。这是最后的办法,也许可以生效。

下面是提出申诉的模版,感谢群里提出内容和进行补充的太太们,大家可以作修改,或直接私信小秘书都可以。申诉越多,撤销可能性越大。(如需复制模版,文字版见评论)

小秘书你好,我想申请在微博上撤销#胖雨#超级话题,理由如下:1、涉及当事人都是国家体育运动员,这类话题对于涉及当事人而言容易造成困扰,且很可能侵害其人身权益和名誉权。rps同人世界与现实世界有别,开通超话影响两位的正常生活和交流,可能会给他们造成不适观感;2、超级话题存在的意义是通过粉丝聚合产生优质内容生产,形成一个良性的知名度提高效益,但这个超话的涉及当事人并不需要这样的效益,他们是国家运动员,并不需要这样一个效益,作为国乒最年轻的世界冠军得主和全国具有极高影响力的乒球运动员、他们本身也有自己的个人超级话题。3、三个月前,微博刚刚处理下架过一批关于国乒的负面话题,粉丝不想再因为这些不健康且负能量的东西生出事端。而这个话题容易引起争议,为两位优秀的军籍运动员的个人形象带来不良影响,不应该出现在微博公众平台上。综上所述,望小秘书能做出处理,撤销#胖雨#这个话题的超级话题,或直接全网屏蔽。谢谢你们了。

麻烦大家一起帮忙。
烦请各位看到此条的太太帮助转发。


























































攒了一个暑假的成果。…
瞎几把贴,要喷求轻喷么么哒。

我这辈子的欧气都用来中奖了呜呜呜呜